当前位置:主页 > 情感 > 隐私实录 >

我只是女主人寂寞时的性伙伴

时间:2014-10-14 10:05来源:未知 作者:nayan 点击:

  第一次和女人如此亲密接触,正值青春又有几分醉意的我哪里还抵挡得住这样的诱惑,在她的挑逗下,我俩的嘴唇紧紧粘到了一起,全然无心顾及隔壁房间的王旭。

  倾诉人:晓华 男 现在武汉打工

  一次偶然的机会,晓华成了一名男保姆,照顾一名因车祸截瘫的男人,由于长期的交往晓华和女主人莉有了不清不楚的关系,过了一段性爱交加的日子,男主人终于过世,此时,晓华深深地爱上了莉;但莉却坚决地斩断情爱,说——别忘了,你只是我请的小保姆。

  摸着干瘪的口袋,我做起了男保姆

  我于1978年出生在江汉平原东荆河畔的一个小村里,从小憨厚勤快,很讨人喜欢。父母一直在镇上经商做生意,没有时间照顾我,大大小小的事都得靠自己,因此,对料理日常生活很在行。18岁那年,我高考名落孙山后,打算和父母一起经商。

  在家陪着父母做了两年生意,由于当时那行不太景气,生意上也没赚到什么钱。看到周围与我年龄相仿的一些青年男女都陆陆续续外出打工去了,我未能控制住蠢蠢欲动的心,揣着几百块钱上路了。

  我没有像大多数打工青年那样,一下子都涌到南方。第一站我来到了省城武汉,由于以前没有出过门,不知道找工作要从哪里开始,先找个房子住了下来再说。后来经别人指点,我来到了一家劳务市场。

  也许是自己没有文凭的缘故,一个每星期后,我像缩了水的白菜一样,无人问津,而我口袋里的钱也一天一天地越来越少。

  一天,我又到劳务市场转转,找了几家单位都没有结果,正在我悲观和失望之际,一位约30岁左右的年轻少妇叫住了我,她从上至下打量着我,像在欣赏一件艺术品似的。

  我被她看得不好意思了,可能是我175公分的身高和棱角分明的五官吸引了她,她开口问我愿不愿意到她家去做“保姆”。

  我一听愣了,只听说过女保姆,这年头还流行男保姆。我好歹也是三尺男儿,怎么能做这种事呢,于是我摇摇头,没有理会她。她追上来递给我一张写有电话号码的纸条,我看都没看往荷包里一塞。

热文
护肤
发型
丰胸
减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