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情感 > 隐私实录 >

少妇口述:老公喜欢公共场所野战让我胆战心惊

时间:2014-10-11 09:30来源:未知 作者:nayan 点击:

  28岁那年,经人介绍,我认识了丈夫臣涛,臣涛是我的初恋。在男女交往方面,我一向是个极其保守的人,对于恋爱与婚姻似乎存有一种本能的抗拒,往深里说,我想主要是对性的畏惧。臣涛当时正值“性”情之年,对性的渴望强烈又迫切,还没结婚,他曾三番五次地向我提出那种要求,每次都被我坚决地回绝了。

  恋爱一年后,在家人的一再催促下,我与臣涛结了婚。新婚之夜,我非常紧张,由于当时臣涛也是第一次,因此,我们的初夜过得既仓促又无味,而我似乎除了疼痛以外什么也没体验到,这无疑令我对性的印象又一次打了折扣。后来,经过将近半年的磨合期,臣涛的性爱技巧有了很大的进步,他学会了调情,懂得了如何利用前奏,并且还经常会顾及我的感受。说实话,我很少能体验到高潮的快乐,我感觉自己只是在配合臣涛共同完成应该完成的夫妻之事而已,有时,我甚至还会催促臣涛快点结束。然而臣涛是一个喜欢新奇与挑战的人,无论什么事,他只要循规蹈矩地重复上几次就会厌倦,在性生活方面也如此,自从尝到了性爱的“甜头”后,他就经常琢磨着如何换着花样去感受性的刺激。他帮我买了不少性感的内衣,有时还在做爱前看一些黄碟,并且经常要求我变换不同的体位,这些本已让我疲于应付了,没想到后来他居然还迷上了“野战”性爱,为此更是令我叫苦连连。

  办公室风波臣涛是坐办公室的,经常要加夜班,他的办公室离家很近,于是一到臣涛加班,我便会将煮好的饭菜送到他的办公室,等他吃完后,再将碗筷拿回家。那天,又是臣涛加班的日子,我照常去送饭。说来也巧,办公室里本是三个同事一块加班的,那天另两个同事都因有急事而提前离开了,空空的办公室里就只有我和臣涛两个人。臣涛吃饭的时候,我就背着他,站在窗边悠闲地看着八楼下的夜景。没多久,我便听到轻轻的关门声,然后,臣涛的手便抱了过来,他从背后拥住我,用下巴反复地摩挲着我的头发。开始的气氛还不错,与心爱的人轻轻相拥,一同看夜幕下那川流不息的车,那明艳闪烁的霓虹灯,确实让我感觉很惬意,于是,我回望了他一眼,柔顺地将头靠到了他的肩上,真希望时间就这样分分秒秒地过去,我们就这样静静地相互依偎着,无须其他言语。然而,臣涛似乎并不满足现状,还没过五分钟,我便感觉到了他下身的欲望,接下来,他便不由分说地撩起了我的裙子。我当时就像一个突然从美梦中惊醒的孩子,心里除了失落,更多的则是惊恐,我挣脱他的怀抱,说:“这里是公共场所,就算有什么需要,也得回家再说啊。”臣涛却没有收敛的意思,他告诉我,只有尝试着在不同的地点,以不同的方式做爱,夫妻之间才会重燃激情,才会增进感情与了解,办公室就是一个好地方,一想到连克林顿都曾和莱温斯基在办公室里调情,就足以让人热血沸腾了。说着,臣涛便关掉了所有的灯,将我抱到了写字台上……待一切都过去后,臣涛显得很兴奋,他那容光焕发的脸上写满了快乐与满足,我却没有感到半点快乐,我甚至认为,我们的所作所为都荒唐到了极点,决不是正常人所能接受得了的。

  经历了“办公室事件”之后,臣涛真的如他所说,更加爱我了,他常常替我分担家务,嘘寒问暖,体贴入微,就连平时看我的眼神似乎都温柔了很多,含情脉脉的,叫外人好生羡慕。其实想想,臣涛除了有时在性方面的要求过于另类,叫人无法忍受外,其他方面还是很不错的:他在工作上业绩突出,在生活中对我和孩子也很疼爱与照顾,结婚刚四年,我们就买了房子,并已开始构想今后的买车计划了。

热文
护肤
发型
丰胸
减肥